正义的胜利:一纸降书落芷江

发布时间:2020-09-03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沈东方 报道1990年,湖南芷江,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吴建宏和同事在整理文献资料时,偶然发现了两份特殊的海报。这是抗战胜利后,重庆民众影剧院和国泰影剧院放映新闻纪录片《芷江受降——降使今井》的宣传海报。

“有海报就一定有纪录胶片。”吴建宏敏锐地察觉到,“当年受降的影像一定在哪个档案馆或收藏家里生存着。”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21日至23日在芷江举行了受降仪式。75年前那场正义的胜利,让芷江——这个武陵山南麓的小城永远铭刻在抗战史册上,也让吴建宏开启了一段历时二十多年的千里追寻之路。

芷江战役:抗日战争最后一次会战

1987年,吴建宏被调到芷江受降纪念馆事情。他当过勤杂工、解说员、副馆长,直至馆长。“刚来的时候,这里是文管所治理的一个文物点,只有12亩地、牌楼和一栋木屋子。”

当解说员时,让吴建宏深感无奈的不是设施简陋,而是文物史料的极端匮乏。“许多人来到受降旧址观光,都想多相识历史、多看些资料。但其时馆里的文物资料少得可怜。”吴建宏下刻意要研究和整理关于芷江的抗战影象。

在收集资料的历程中,吴建宏发现75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上最后一次会战——芷江战役!

芷江,地处武陵山南麓的开阔地带,阵势平坦、区位优势显着。1938年,为反抗日军侵略,其时的政府在这里修建了占地4282亩的军用机场。随着战势的生长,海内其他机场相继被日军破坏,芷江机场成为中国抗日战场唯一的秘密机场。

1943年底,美国陆军航空队中将陈纳德率飞虎队进驻芷江机场,使用这里优越的地理位置,不停主动出击与日军举行空战,掩护重型轰炸机对华北、华中日军驻地战略轰炸,切断日军后勤补给……

“那时停在芷江机场的飞机是P51,又叫野马式战机。我经常看到第一批飞机起飞半小时后,轰炸竣事飞回来。紧接着,第二批又马上起飞,轮替轰炸……”1945年4月,芷江战役发作时,担任机场无线电报务员的刘道民厥后回忆道。

为了拔掉芷江机场这个“眼中钉”,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亲自制定了“战机作战”计划。1945年4月9日,强弩之末的日军对芷江提倡了攻击。

“飞虎队”队在芷江作战舆图

面临敌军的进犯,中美空军并肩作战,给予有力还击。“其时战斗特别猛烈,打得地震山摇。我们空军的飞机一批接着一批地飞过来轰炸鬼子。鬼子没有防空设备,被炸得喔喔叫,山上随处都是血肉横飞。没过多久,鬼子彻底败了,没有想到逃得这么快。”家住洞口县江口镇青岩村的肖岩生老人回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