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可桢在南京有两处住宅,划分是珞珈路新居和鸡鸣寺路旧居 浙大保姆

发布时间:2020-09-18

【举校西迁的艰辛,事无巨细的操劳,家破人亡的哀恸,“落伍气象学”的追悔,以及更多不被明白的伤怀、内外交困的迫压……翻读日记,竺可桢一向坚贞、宽厚,克己、自省,即便如何凄凉,鲜有直言不讳者。但他不是三头六臂的英雄,也不是不食烟火的金刚。】

竺可桢记日记或始于1913年入学哈佛之时,但遗憾的是,1936年前的日记先失于火灾,后失于战争,均已不存,今天我们能读到的竺可桢日记自1936年1月1日始,至1974年2月6日,他去世前一天。日记时间连贯,叙事清晰,内容细致丰沛,是史学界公认的“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名人日记之一”。尤其新中国建立前的部门,完整地记载了一位大学校长的教育理念、办学情怀,以及战火硝烟里执掌一所高校体会的五味;而其长校浙大13年间的去与留,直可谓遍历周折,费尽思量,颇引人怀想。

竺可桢,1936年

1935年12月9日,平津各高校提倡“一二·九”抗日爱国运动,获得全国各地学生的响应。12月24日,“浙江大学校长郭任远,因阻学生游行,被迫告退”。次年1月21日,蒋介石由陈布雷陪同视察浙江大学,并委陈布雷、许绍棣与浙大校务委员会处置惩罚善后。据陈训慈称,首推竺可桢往长浙大者正是时以教务长名义主持暂时校务会的郑晓沧;而竺可桢知道自己“躺枪”,是在1月28日的午餐餐桌上:

中午肖堂与晓峰约在漂亮川中膳,到咏霓、谢季华、冯景兰(怀西)等。据咏霓云,浙江大学教员与学生均不满于校长郭任远,郭告退,教部已有允意,但蒋因学生排挤校长势不行长,故决维持郭,在郭告退时曾有人主派余前往长浙校之议云。(1936年1月28日日记)

其时也,竺可桢已在南京事情生活了十多年。虽然1936年前的南京日记包罗更早的哈佛日记均已不存,但从这年年头短暂的南京日记,我们还是可以看到,作为东南大学地学系主任、北极阁气象研究所所长、中国气象学会会长和中央研究院评议员,身在南京的竺可桢,可谓事情驾轻就熟,事业如日中天,生活平静而完满,在指导各地建气象测候所、组织学会集会之余,也偕夫人走亲探友,教宗子竺津学英文,带孩子们去看秀兰·邓波尔的《小女人》,一切都是最好的容貌。

固然,此间内外政局之患,是困扰竺可桢们的餐桌话题:

六点半至利涉桥老万全,周汉章邀晚膳,到翼谋、肖堂、晓峰、王焕镳、张廷休、缪赞虞、展叔、振公等等。张廷休谓政府现己具刻意反抗,二三个月以内或将发动云云。张与何敬之颇靠近,故似可代表军部之意见,盖己至忍无可忍之时期矣。(1936年2月2日日记)